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起过

带链接的文章,复制到新浪博客正常打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孩子跟谁姓毁了我们的婚姻  

2008-03-30 08:21:51|  分类: 饮食健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阅读提示:

  还没有结婚的时候,她曾经设想过未来的种种情况,也包括最坏的那种:两个人无法磨合而离婚,但她绝对没有想到的是,这段婚姻坏败的源头竟在于孩子跟谁姓。

  为这次讲述,住在湖北H市的澹依(化名)和我约了几次,每次约好又变卦。等终于见到她的时候,她坦承自己决定前来讲述也有一个思想斗争的过程。

  这并不是说澹依是个犹豫不决的人,相反,她是果断而泼辣的女子,总希望能掌控事态。但也许男人都不太喜欢被女人掌控吧,哪怕是自己深爱的女人。

  澹依自己也清楚,讲述并不能解决她的婚姻问题,“我只是心里郁结得太久,得不到家人的理解。我想通过报纸来告诉我的父母,改变他们对我过多的管束。作为父母,他们希望我家庭和睦,但他们对我的期许太高,给我的压力很大!”

  只有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才从澹依那里看到她的一丝脆弱和无助。

  4次见面定终身

  “说到我的婚姻,我妈妈有个评价,她说:成也在我,败也在我。这话我并不服气,我这个人性格是很要强,但绝对不是不讲理。我就是不明白,为什么在我和老公仿鑫(化名)的事上,妈妈每次都向着他,说我不好,不管我事实上到底有理没理。”澹依一开口,情绪就有些激动。

  我和仿鑫是1997年通过交笔友认识的。仿鑫是N省人,那时候还在湖北读军校。刚好他的一个战友是我的同学,就这样他给我写了第一封信。其实那时候我还在外地上大学,并没有看到信,仿鑫倒是毫不气馁,没有收到我的信还是坚持写了一封又一封。

  等到1998年我从学校回到家乡,看到信的时候,我有些感动,为仿鑫的执著。1998年又是个特别的年份,那一年湖北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洪灾,在家乡我看着人民子弟兵奋战在抗洪第一线,心里对这身军装不由得又多了一份敬意。仿鑫虽然没有去抗洪,但他也是军人。

  就这样,我们通了2年信,到2000年5月,我和仿鑫结婚了。

  在这之前,我们一共才见过4次面。

  一场风波毁前程

  结婚没多久,我就有了仿鑫的孩子。他回到部队,我在家十月怀胎。预产期快到的时候,仿鑫休假回来照顾我。俗话说久别胜新婚,本来我们夫妻一年能团聚的时间就这一个多月,应该好好珍惜才对。可谁能想到,所有的矛盾也在这一个多月中爆发了。

  说起来,这事情是件小事。我出于对父母的感情,希望即将出生的孩子能跟我姓。我第一次和仿鑫谈到这,就遭到他的坚决反对。

  他觉得是我要凌驾于他之上,太要强了。

  我和他说了很多次,他都不同意。可能站在一个男人的立场,让孩子和女人姓他不能同意。我想了个办法,如果是男孩就跟我姓,女孩就跟你姓。他不置可否,我便当他是默认。

  就在这样的摩擦中,儿子降生了。我一看是个男孩,就说这孩子应该跟我姓,这是上次都约好的。仿鑫却不承认,我也急了,两个人坚持不下,不欢而散。

  晚上,我和仿鑫在自己房间里,妈妈在客厅看电视。仿鑫突然到客厅里找我妈妈,很大声地说了一段话:“我和澹依过不下去了,既然她非要坚持她的意见,那么我一个人来我还是一个人走,至于孩子就留给你们吧。”

  我妈妈回答他说:“你们不就是为了争一个姓吗?何至于此呢?如果为这,你们两个分开了,孩子给我们又有什么意义?”仿鑫没有说话。

  我爸爸在房间听着他们的对话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这个时候,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觉得我们之间的问题再大,也没有必要吵到父母面前,让老人操心着急。我大声对仿鑫说:“如果只是在一个姓氏的问题上,你宁愿让婚姻解体,都不能接受孩子跟我姓,把离婚当作砝码的话,那我觉得这个婚姻太不牢靠了!”

  房间里的气氛很压抑,仿鑫没有再说什么。但是我知道,从那天起,我们两个人心里都打了一个无法解开的结。也许从那天晚上开始我们的婚姻就已经结束了。

  还没有结婚的时候,我曾经设想过未来的种种情况,当然也包括因为两个人无法磨合而离婚,但我绝对没有想到一个生命的诞生带来的是一段婚姻的死亡。

  提到孩子,澹依显得更生气。“在小孩的问题上,仿鑫一直就是个显得很淡漠的人。这几年,他从来不回家,每年最多和孩子通一次电话。”如果他不是对孩子这样的话,也许我也不会对婚姻如此失望。

  8年婚姻似路人

  在孩子跟谁姓的这件事上,我和仿鑫僵持着。直到仿鑫的妈妈从N省过来看我,才有了转机。婆婆了解情况以后,同意孩子跟着我姓。我家里人也做仿鑫的工作,孩子虽然姓跟着女方,但是回N省老家,还是用回男方的姓。

  姓名尘埃落定,可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。那以后,仿鑫像完全变了一个人,不光和我不怎么说话,在我父母面前也沉默寡言。他始终觉得在孩子跟谁姓这件事上,是我的父母在后面作梗。从此以后,在我面前,他用“你们家”三个字代替了对我父母的称呼。

  婆婆过来的这段时间,因为生活习惯、语言差别,加上我和仿鑫的关系正处紧张时期,所以我对婆婆也显得没什么话说。这些也伤害了仿鑫,在后来的争吵中,只要我说他伤害了我的父母,他就拿这件事回击我:”你说我对你父母态度不好,我妈那么老远来照顾你,你怎么对待她的呢?”

  我对婆婆真的没有什么成见,婆婆对我也很好,可是夫妻关系不好就和蛋糕变质一样,哪怕只是一小块地方发了霉,整个蛋糕似乎都不能吃了。

  仿鑫休假完后,回到部队。这一次,距离不再产生美。我们一通电话就吵架,慢慢地他不再给我打电话,要联系就直接和我父母打电话。一年一次的休假他也回来,见面我们也没有了那种恋爱时的感觉,他甚至住不满假期就匆匆离开。

  后来,他转业到了武汉。这么大的事,仿佛和我没有任何关系,他转业去的单位,在武汉的住址,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告诉我。

  2004年他回了一趟家,我们谈到了离婚。既然没有了感情,离婚对两个人都是解脱。可是,我们毕竟还有个孩子,他不想要。于是,我和仿鑫草拟一个离婚协议,其中一条写的是:仿鑫不承担任何费用。签协议的时候,我们都知道这个费用指的是孩子的教育费用,可第二天仿鑫拿着协议去外面打印好回来给我,我一看,那条已经被改成:男方概不承担其他任何费用。我气坏了,这难道不是他的孩子吗?他是怕我找他要孩子的医疗费和各种抚养费啊。

  一场大吵以后,协议没有签成,他也回到武汉,再不和我见面,电话号码还经常改。

  到今年,我和老公仿鑫名存实亡的婚姻已经8年了。最近这几年,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。

【责任编辑 红玲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